2008-2010年未成年人犯罪审判白皮书

2008-2010年未成年人犯罪审判白皮书

 

当前我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社会事业建设与经济发展存在一些不协调的问题,特别是社会管理领域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各种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问题不断出现,青少年违法犯罪形势还比较严峻,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工作任重道远。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认真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审判方针,依法履行审判职能,对推动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改造工作的不断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为进一步提高社会对未成年人犯罪的认识,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发生,现将我院20082010年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情况通报如下。

一、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审判概况

20082010年,我院及辖区法院共审判未成年人犯罪一审案件16282214人,我院审判未成年人犯罪二审案件139件。被判处有期徒刑的有1475人,占总人数的66.62%,其中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有328人,占被判处有期徒刑人数的22.24%;被判处拘役的有683人,占总人数的30.85%;单处罚金的有9人,占总人数的0.41%;免于刑事处罚的有47人,占总人数的2.12%。以上2214人中,适用缓刑的有505人,占总人数的22.81%

二、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主要特点

(一)案件数量及涉案人数逐年下降

近三年来,未成年人犯罪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2008年审判未成年人犯罪案件642件,涉案人数962人。2009年案件数量下降为533件,涉案人数降为761人。2010年案件数量下降为453件,涉案人数降为491人。案件数量连续两年降幅超过15%,涉案人数连续两年降幅超过20%

(二)犯罪类型多样,侵犯财产犯罪居多

20082010年,我院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涉及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犯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侵犯财产的犯罪,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以及危害国防利益的犯罪,覆盖了大部分犯罪类型。其中,侵犯财产的犯罪位居首位,涉案人数为1653人,占74.66%,其次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涉案人数为367人,占16.58%,再次为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涉案人数为163人,占7.36%。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犯罪,以及危害国防利益的犯罪涉案人数共31人,占1.4%。犯罪类型分布见图1

1  2008-2010年我院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类型分布图

 

 

 

 

 

 

 

 


具体罪名涉及盗窃罪、抢劫罪、抢夺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40项具体罪名。其中,招摇撞骗罪、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放火罪、生产假药罪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都是近三年来首次出现的未成年犯罪类型。

(三)作案范围广泛,地域分布不均

20082010年,我院所辖十个区县范围内均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生。其中,宝山区是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高发地,在该区内发生的案件数量占总数的20.88%,而静安区是我院辖区内发生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量最少的区,发案数仅占案件总数的2.21%。在宝山区内发生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量约为静安区的9.4倍。

除宝山区和静安区外,我院所辖其他区县内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数量由多到少依次为:青浦区221件、嘉定区210件、闸北区186件、虹口区166件、普陀区163件、杨浦区143件、黄浦区102件和崇明县61件,分别占案件总数的13.57%12.9%11.43%10.2%10.01%8.78%6.27%3.75%。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发案地域分布详见图2

 

 

 

 

 

 


2  2008-2010年我院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案地域分布图

 

(四)总体文化程度偏低,农民或无业人员比例高

在未成年犯罪人中,绝大多数文化程度为初中及初中以下,共2130人,约占总人数的96.21%。其中,初中(肄业)的有1478人,占总人数的66.76%;中专技校的有149人,占总人数的6.73%;小学(肄业)的有482人,占总人数的21.77%;文盲21人,占总人数的0.95%。高中及高中以上学历的共84人,共占总人数的3.79%,其中高中的66人,职高的15人,大学的3人。

未成年犯罪人的身份多为农民或无业人员,两者约占未成年犯罪总人数的80%。其中,身份为农民的有985人,约占总人数的44.49%;无业的有793人,约占总人数的35.82%。有工作的和在校生所占比例较低,其中在校生有323人,占总人数的14.59%;有工作的113人,占总人数的5.1%。在未成年犯罪人中,有工作的人数显著低于其他身份的人数。

(五)高年龄阶段未成年犯罪人比例高,重新犯罪、犯数罪的数量少

高年龄阶段未成年犯罪人占未成年犯罪总人数的绝大多数。其中,已满16周岁不满17周岁的未成年犯罪人有832人,占总人数的37.58%;已满17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犯罪人有1109人,占总人数的50.09%,两者约占未成年犯罪总人数的88%。低年龄阶段未成年犯罪人所占的比例相对较小。其中,已满14周岁不满15周岁的有80人,占总人数的3.61%;已满15周岁不满16周岁的有193人,占总人数的8.72%

近三年来,重新犯罪的未成年犯罪人数量较少。其中,有前科劣迹的有163人,占总人数的7.36%;构成累犯的有40人,占总人数的1.81%,两者之和不到总人数的1/10。因犯数罪被并罚的未成年犯罪人数量较少,有116人,占总人数的5.24%

(六)非上海户籍未成年人比例高,社区矫正、帮教工作难度大

稳定的居住地是生活和学习的保障,也是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重要条件。居住地不稳定不利于未成年人的学习教育,也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全人格的形成。在近三年来的2214个未成年犯罪人中,有上海户籍的仅有585人,占总人数的26.42%;在上海有暂住地的有749人,占总人数的33.83%;在上海没有暂住地的有880人,占总人数的39.75%。可以看出,在上海没有暂住地的未成年犯罪人数量多于在上海有暂住地的,而在上海有暂住地的未成年犯罪人数量又明显多于有上海户籍的。未成年犯罪人在上海没有稳定的居住地,对于落实对非上海籍未成年犯罪人的社区矫治、帮教工作,预防未成年人再次犯罪造成了一定的困难。

三、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分析

(一)未成年人身心发育不成熟,自立能力不强,易受不良社会风气的诱导

1418周岁的未成年人正处于成长发育的特殊时期。对于在学校就读的未成年人来说,多处于初中至高中阶段。在面对来自学校和家庭双重压力的同时,这一阶段的未成年人逐步开始社会化的过程,他们内心渴望接触新的事物,并希望被社会认可和接纳。但是,这一时期的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尚未完全发育成熟,尚未形成完整的人格,他们自我意识强烈,自尊心易受挫,意志较为薄弱,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因此,在不良文化影响下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对于未在学校就读而更早一步进入社会的未成年人来说,由于自身知识和能力有限,一部分人可能无法找到工作或者工作无法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无业带来的心灵空虚、工作环境不佳以及收入水平过低等多种因素,使得他们寻求以非法途径满足自己的心理及物质需求。这也是身份为农民或无业的未成年犯罪人比例高的原因之一。

(二)家庭教育环境不佳,亲情关爱不足,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产生诸多负面影响

家庭是个人教育的第一场所,也是最重要的场所之一,因此,家庭教育环境不佳成为导致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因素之一。首先,不适当的家庭教育方法容易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产生负面影响。有些家庭把子女捧为家庭的中心,物质上有求必应,行为上百依百顺;有些家庭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对子女管教过于严苛;有些家庭对孩子不管不问,把教育的责任完全推给学校,这些不适当的家庭教育方式都会对子女的成长产生消极影响。

其次,“问题家庭”也容易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产生负面影响。有些家庭的家风不正,成长于其中的未成年子女难免会受到侵蚀,道德品质出现问题。还有些未成年人成长于破裂家庭或者缺陷家庭,这些家庭由于父母一方缺失或者长期对抗,对子女的照顾管教不够。成长于这样家庭的未成年子女长期无人照顾、无人监督,受社会上不良因素引诱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性更高。

第三,外来务工家庭有限的教育条件也会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产生负面影响。一种情况是父母到城里打工、经商,把孩子留在原籍。成长于这种家庭中的未成年子女长期缺乏父母的关爱和监管,很容易迷失方向,出现问题。另一种情况是随打工父母被带进城的孩子。由于受户籍制度的限制,这种未成年子女大多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甚至容易受歧视。由于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匮乏,在外部条件的引诱下,这些未成年人也容易实施违法犯罪行为。

(三)部分学校过于重视应试教育,教育方法不够完备,使得未成年人缺少正确的学校教育

学校在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果学校教育不到位,也会导致未成年人走上犯罪道路。首先,有些学校教育目标不够科学,过于重视应试教育。虽然素质教育已经强调多年,但是不少学校还是热衷于应试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而忽视德育工作。个别学校开设的思想品德教育课程内容还需要进一步丰富,形式还需要更加多样化,思想品德教育还不能充分适应未成年人多样化的心理需求,教育效果不是十分理想。

其次,部分学校对法制教育不够重视。这些学校通常很少对学生进行法制教育,青少年自身又不重视此方面的学习,因而,一些青少年缺乏是非观念与法律意识,容易误入歧途。

第三,部分学校和教师教育方法有待改进。一些教师在教育学习落后或者调皮学生时,批评教育过多,鼓励教育过少,容易伤害学生的自尊心,致使一些学生厌学、逃学。一些学校对学生的不良行为不能及时进行教育处理,对“问题学生”听之任之,放任自流,甚至将他们推向社会,开除学籍了事。在社会不良因素的影响下,这些未成年人就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四)社会环境的负面影响,对闲散未成年人的管理不到位,也是诱发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因素

社会环境的不良影响也是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因素。首先,社会经济负面效应的影响。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出现贫富分化,一种“向钱看”的错误观念冲击未成年人的价值观,使未成年人尚未完全成型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发生扭曲,使之对物质和金钱产生崇拜,并对贫穷产生反感和歧视。为满足虚荣心,一些未成年人一时冲动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其次,社会不良文化的影响。个别媒体对暴力、色情的过度渲染,为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提供了模板。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等文化产品中的封建迷信、凶杀暴力、淫秽色情等内容,对涉世不深的未成年人也产生了消极影响,一些未成年人正是因为受到这些不良影响才走上犯罪道路。第三,对闲散未成年人的社会管理控制力度不够。一些初、高中学生不能升入高一级学校学习,有的外出打工,有的闲散在家,而家庭及社区对待业或辍学在家的未成年人缺乏管理,这些待业、辍学在家的未成年人闲荡于社会,成为潜在的危险因素。

 

四、未成年人犯罪的预防对策

未成年人犯罪预防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必须建立起一个家庭、学校和社会互相配合的综合预防体系。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犯罪,从未成年人自身入手,应当加强未成年人的文化教育、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使之具有与其身心相适应的文化知识、道德识别能力和法律知识,从而自觉抵制犯罪。

(一)改善成长环境,强化家庭教育,创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家庭环境

首先,要改善家庭环境。父母应当重视巩固家庭结构,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尊重、相互关心,保持良好的夫妻关系,维护家庭的稳定。其次,要改善家庭关系。一要改善夫妻关系,二要改善父母同子女的关系。父母与子女间应当相互尊重,相互沟通,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建立和谐的家庭关系。第三,要强化家庭管理。父母应当注重科学的家庭管理和家庭教育,教育的方式可以是多样的,但必须是科学的,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不仅不能起到预期效果,可能还会起反作用,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因此,无论是正面的鼓励、引导,还是反面的批评、教育,都必须掌握科学的方法。对失去家庭温暖,失去父母之爱的未成年人,以及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有关单位应当给予特别关心和帮助。对受过刑罚处罚的未成年人,父母和有关单位应当进行正确有效的引导,鼓励其重新树立自信心,尽快走上正轨。

(二)加强道德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强化法制教育,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学校环境

首先,学校应当开展长期化、系统化的法制教育。缺乏法律知识是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学校应当开展长期化、系统化的法制教育,将法制教育纳入教学计划,并将法制教育的内容作为期末考评的内容。法制教育的形式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特点灵活多变,避免程式化,使未成年人易于接受。其次,应当加强未成年人的道德教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往往是从不遵守道德规范开始的。因此,学校应当加强针对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教育,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使他们能够自觉运用道德规范约束自己的行为,形成良好的道德风尚,以达到预防青少年犯罪的目的。第三,应当加强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教育。心理缺陷是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原因之一,因此,学校应当开展心理健康教育课程,并进行多种形式的心理辅导活动,针对未成年人常见的心理健康问题进行心理辅导与治疗,帮助未成年人正确地认识自己和周围环境,克服成长中的可能出现的心理障碍。第四,应当进一步提高教师的素质。一是提高教师的法律素养,使其能够在自身了解法律的同时向学生传输;二是提高教师的专业素养,使其能够运用科学的教育方法以达到更佳的教学效果。对于受过刑罚处罚的未成年人,有关学校有义务招收并对其犯罪经历进行保密,并且不应当歧视有前科的未成年人。

(三)净化社会环境,加强社区管理,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

全社会要努力为未成年人提供良好的社会生活环境。首先,要净化未成年人的生活、学习环境。要对学校的周边环境进行整治,建立未成年人的“隔离带”,以青少年文化活动中心、校外活动教育基地取代网吧、游戏厅等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娱乐场所,引导未成年人进行健康的校外活动。村镇、社区要针对反动、淫秽、暴力等出版物和音像制品持续地开展宣传活动,教育和警示未成年人远离封建迷信、凶杀暴力、淫秽色情等出版物。其次,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社区管理。相关机构应把管教和帮教纳入社区服务范畴,关注社区青少年的生活,安置闲散社区青少年。第三,探索建立“合适成年人”代理制度,将其与非监禁刑跟踪帮教“无缝衔接”制度相结合,平等保护非上海籍未成年犯罪人的合法权益,落实对非上海籍未成年犯罪人的社区跟踪矫治,预防这类未成年犯罪人再次犯罪。对于受过刑罚处罚的未成年人,相关部门应当对他们进行心理健康教育,使他们正确认识犯罪,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尽快融入社会。

(四)加强调查研究,积极构建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体系,建立健全控制、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沟通协调机制

现阶段的未成年人主要由“90后”构成,而这些“90后”多是独生子女,在家庭中一般处于“核心”地位。一旦独生子女实施犯罪行为受到刑罚处罚,对家庭的打击将是巨大的。而在对未成年犯罪人的矫治过程中,充分运用家庭对于独生子女的特殊感情和特殊意义,也有助于对未成年犯罪人进行矫治。因此,有针对性的做好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矫治工作是有积极意义的。

此外,未成年人犯罪控制和预防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需要各部门相互配合和协作。与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相关的各类机构应当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学校、社会团体和社会组织建立长期、良好的沟通协调机制,相互交换信息、通报情况、探讨问题、密切合作,共同构筑起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犯罪的社会系统工程。

 

二○一一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