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011年专利审判白皮书

在世界经济面临严峻挑战,我国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体制改革转型的时代背景下,包括专利保护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国家经济、文化、社会建设中的重要意义日益凸显。为提高专利案件审判的透明度,提升专利司法保护工作的权威性和影响力,鼓励创新,引导合理维权,进一步为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建设创新型城市提供公正高效和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司法保障,现将我院2009-2011年专利案件审理情况通报如下。

一、专利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一)受理案件数量增长迅速

2009至2011年,我院共受理325件专利纠纷案件,其中2009年受理75件,2010年受理144件,2011年受理106件(详见图一)。而在2006年至2008年的上一个周期中,我院仅受理164件专利纠纷案件。可见,专利纠纷案件数量增长迅速。

(二)专利案件在一审知识产权案件中所占比例最高

2009年,我院受理的专利纠纷案件占一审知识产权案件总数的33.6%。2010年以来,受上海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标准调整的影响,著作权纠纷、商标权纠纷等一审案件收案数量下降,专利纠纷案件在一审知识产权案件中占据的比例相应上升,均超过半数。2010年为62.3%,2011年为60.9%(详见图二)。

(三)专利侵权案件数量最多

2009至2011年,我院受理的专利纠纷案件中,专利侵权案件286件,占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收案数的88%;专利权及专利申请权权属案件27件,占总数的8.3%;专利合同案件10件,占总数的3.1%;另有1件职务发明人报酬纠纷案件和1件确认不侵权纠纷案件。

在上述专利侵权案件中,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59件,占20.6%;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72件,占25.2%;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155件,占54.2%(详见图三)。

(四)大部分案件以撤诉或调解方式结案

2009至2011年,我院共审结专利纠纷案件314件。其中判决结案的有72件,占22.9%;调解结案的有31件,占9.9%;裁定撤诉的有206件,占65.6%;裁定移送或其他方式结案的有5件,占1.6%(详见图四)。

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中,以判决结案的比例达到了36.8%,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和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的判决率分别为22.5%和20.6%。与此相反,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的调解、撤诉率相对较低,为63.1%,而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和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的调解、撤诉率分别高达77.5%和79.6%。

二、专利纠纷案件的特点

(一)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最多

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占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总数将近一半。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及维权的门槛都比较低。该类案件的特点表现为:1.许多外观设计专利的创造性程度较低,导致权利状态不稳定,大部分被告都会提出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及中止诉讼申请;2.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种类繁多,在侵权认定和责任判定上有一定的主观性,故不同判决的赔偿数额差别较大;3.很多被告仅是销售商,包括在大型批发市场经营的个体工商户;4.调解、撤诉率较高,尤其在被告的侵权行为明显以及原告的赔偿诉请不高的情况下,原、被告和解息讼的意愿较强。

(二)发明专利权人胜诉比例较高

在72件以判决结案的案件中,专利权人作为原告胜诉或部分胜诉的有51件,占71 %。其中,在以判决结案的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中,专利权人作为原告胜诉的比例更是高达81%。在19件涉外(包括涉港澳台)专利纠纷案件中,所有涉外诉讼主体都是案件的原告,其中原告胜诉的案件占全部涉外案件的79%,且均为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相对而言,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中,原告胜诉的比例较低,仅为59.4%。

(三)专利侵权案件的赔偿数额区间渐趋稳定

在判决结案的专利侵权案件中,大部分适用法定赔偿方法。通过多年的探索,对于不同类型专利的侵权案件赔偿数额的判定,分布区间渐趋稳定。从三年来的审理情况看,侵害发明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最高,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和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赔偿数额相对较低,且两者间差别不明显(详见表一)。

(四)发明专利案件审理周期较长

我院2009至2011年审结的一审知识产权案件平均审理天数为160天,其中专利纠纷案件为137天,两者差异并不明显。但如仅统计判决案件,则专利纠纷案件的平均审理天数上升为206.1天,其中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审理周期最长,达296.7天,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和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分别为156.8 天和165.7天。判决结案的专利纠纷案件尤其是发明专利案件审理周期较长的原因:一是涉及的技术较复杂,技术事实的查明有相当难度;二是这类案件往往涉及专利权的无效程序,审理周期可能因诉讼中止而延长。

三、专利纠纷案件中需引起重视的问题

(一)专利权人存在盲目起诉情形

专利权人通过诉讼方式实施维权,是专利权保护的重要内容。但诉讼请求应恰当、合理,才能实现其诉讼目的。实践中,有的专利权人在诉讼策略上欠缺考虑,往往导致不能有效维权。如专利侵权纠纷中,侵权的源头往往在于生产商,但不少专利权人考虑小型销售商一般不会对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且多存在进货渠道不规范等特点,单独对销售商提起诉讼,而不起诉生产商,其维权请求难以得到全面支持。又如,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人动辄起诉要求被告赔偿数十万元,但通过审理发现侵权情节并不严重,且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创造性并不高,价值有限,其请求亦难以得到全部支持。

(二)专利权人滥用权利甚至恶意诉讼情况时有发生

我院在审理专利纠纷案件中发现,有的案件尤其是外观设计专利纠纷案件中,存在权利人以维权之名行权利滥用之实,利用其专利打击竞争对手或不当营利的情况。如某案中,原告自己提供的证据显示,其专利技术在申请日前已经公开,明显不能获得保护;在另一案中,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在庭审中明确承认,被告产品的技术特征仅与原告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部分技术特征相同,但仍坚持被告产品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还有外观设计专利权人以被告使用其专利产品为由提起诉讼,而专利法明确将使用行为排除在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之外。个别案件中权利人为满足起诉条件,甚至采用伪造证据的手段进行恶意诉讼。如某原告的专利因未缴纳年费已经终止,但却擅自修改授权公告日期以隐瞒这一事实。

(三)当事人利用行政程序拖延诉讼的情况比较严重

专利侵权案件中,作为抗辩手段之一,被告往往会对专利权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司法解释规定,被告对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权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中止诉讼,符合某些情形的,可以不中止诉讼。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启动专利权无效宣告程序,往往导致诉讼中止,造成拖延诉讼的情况比较严重。如有的被告明知其对原告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驳回,却仍坚持要以其他理由再次甚至多次提出,并申请法院中止侵权案件的审理;有的被告在无效宣告请求被驳回后,不服专利复审委的决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专利行政诉讼,坚持走完一、二审司法审查的全部程序,并以此为由,在侵权诉讼中拒绝调解或拖延审判。另一方面,专利复审委的决定对专利权人不利,如宣告其专利权全部或部分无效的情形中,专利权人往往也会提起专利行政诉讼,并经历一、二审程序,而不会轻易撤回侵权诉讼。这种情况下,因专利权无效的决定需待司法裁判终局确定,侵权案件审理的前提待定,故案件的审理周期被拖延。

(四)外观设计专利权人对侵权判断标准的认识与司法实践有一定差距

关于外观设计专利的侵权判断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题,专利权人的认识与法官掌握的司法标准往往存在较大分歧。这可以从判决结案的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中,原告胜诉的比例为59.4%,较专利纠纷全部判决案件71%的原告胜诉率有明显差距得到体现。其中主要原因在于,相对于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有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界定保护范围和说明而言,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界限较为模糊,且我国专利法第三次修改涉及外观设计的内容较多,相关的理解适用还有一个过程。

(五)企业对其职务发明的管理有疏漏之处

我国专利法及专利法实施细则明确规定,退休、调离原单位后或者劳动、人事关系终止后一年内作出的,与其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单位分配的任务有关的发明创造,属于原单位的职务发明创造,专利申请权和专利权应归原单位所有。实践中,部分企业对员工完成的、与本职工作有关的职务发明创造不够重视,或疏于管理、或任其流失。如某公司的员工将其在离职一年内作出的,与原单位工作有关的发明创造,通过另一公司去申请专利并获得授权。其后,原单位获知此事,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提出异议,在公司股东多次催告下,仍怠于行使权利。最后公司股东不得已提起代位诉讼,代公司提起专利权属纠纷。

四、依法妥善处理专利纠纷的对策与建议

(一)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着力提高发明创造的质量

我院审理的专利纠纷案件中,专利侵权案件占绝大多数,其中原告胜诉的比例又较高,这说明作为侵权人的被告缺乏技术创新能力,对发明创造重要性的认识有偏差,自主创新的动力不足;另一方面,涉及外方当事人的案件,涉外主体均是原告,涉及专利均是发明专利,相比之下,国内专利权人作为原告多主张的是实用新型或外观设计专利。这说明涉外案件的标的技术“含金量”更高,这是值得国内企业学习借鉴的。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的各个环节中,创造是源头,只有激励创新包括专利权在内的各类知识产权,才能增强企业主体的市场竞争力,进而使知识产权制度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得以充分体现。所以,企业要重视技术创新,努力采取措施增强技术创新能力,提升发明创造的水平。

(二)加强对专利法的学习,注重培养专业化人才

专利工作的专业性很强,相关人员除了要求具备专利法律知识外,最好还应有技术背景,对所处行业的情况有较深了解。从我院审理的专利纠纷案件反映的情况来看,目前许多企业并没有专门从事专利工作的人才,遇到问题多临时聘用律师或专利代理人来处理。有的律师并未受过系统的专利法培训,欠缺专利法的基本知识,却仍然代理专利诉讼;专利代理人则因受身份的限制,在诉讼中只能作为公民代理,所能从事的业务范围有限。因此,相关企业有必要根据具体情况,在日常工作中注重培养自己的专利人才,以应对实际需要。

(三)加强对典型案例的研究,重视把握司法裁决标准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指出,要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法官通过司法裁判解决社会纠纷、回应社会问题,司法案例的内容及其结果对于专利保护意识乃至知识产权文化氛围的形成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应充分重视典型案例的裁判,重视对司法机关所持法律观点和裁决标准的把握。如在适用法定赔偿方法时,专利法规定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幅度范围是1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但在审理中,不少典型案件已经作出突破,即发现确有证据证明权利人的损失过低或过高,则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在上述法定范围之外酌定数额。

(四)加强部门间沟通协作,积极引导当事人合理诉讼

专利领域的一个突出现象是行政程序和司法程序的交织。专利纠纷案件往往需以专利权效力的确定为前提,故存在与专利复审委的行政决定相协调的问题。在审理专利纠纷案件过程中,司法机关及当事人都应随时关注与涉案专利有关的行政程序的进展。为防止当事人拖延诉讼,司法机关应加强与专利复审委的沟通交流。对于专利权比较稳定或者无效可能性较大的,应加大调解力度或向当事人释明,引导其采取正确的诉讼策略,以节省成本、提高效率。

二○一二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