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天堂·恶念地狱——读成都中院执行庭原副庭长曾林忏悔录有感

(点击数:1645)

善念天堂·恶念地狱

——读成都中院执行庭原副庭长曾林忏悔录有感

吴秉衡

在华夏佛教天台宗的经典著作——《法华玄义》中有这样一段阐述:“三界无别法,唯是一心作。心能地狱,心能天堂。” 这段话的大意是:人的行为在于一心,从而有相应的果报,即“心能地狱,心能天堂”。“天堂”与“地狱”的距离只在一念之间。因此,每个人的内心决定了他自己的命运。换言之,每个人最终到底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则要看其自身的身、口、意、行为。一言以概之,善念天堂,恶念地狱。 

虽然这种宣扬唯心论的观点不能为今日具备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我们所赞同,但是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我们依然可以通过运用自然辩证法从中汲取到一定正能量,来深刻我们对于当下某些政法干警误入歧途、违法违纪、锒铛入狱的心路历程的认识。

最近,笔者读到的一篇题为《法律的天平秤不出自己的良知》的忏悔录,就恰好印证了上文提到的“善念天堂,恶念地狱”的内涵。该文的作者、成都中院执行庭原副庭长曾林也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政法干警。他由一名普通书记员成长为执行战线上一名出色的中层领导干部,得到了同行、领导以及社会的一致认可。那时,向着辉煌人生不断进取的他,可以说内心中无时无刻不是充盈着佛家所言的“善念”。用曾林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还比较注意改造世界观,在思想上、工作上、学习上、生活上还能比较严格地要求自己,时时事事处处能用党章和共产党员的标准来约束自己。”正是在“善念”的督促与鼓励下,曾林才能努力、出色地工作,并年年获得各类荣誉称号,从而在事业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可惜的是,他随即陷入了自我膨胀与自我迷失,把已经身处“天堂”之中的自己一步步引上了朝向“地狱”的不归路。

曾林在忏悔录中这样写道:“随着地位的升高、权力的增大,我逐渐放松了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贪图安逸、享乐的思想日益滋生,对灯红酒绿般腐朽的生活方式,对有钱人那种一掷千金的豪爽也不由自主地羡慕起来,吃、住、穿、戴的档次和品位也逐渐提高,艰苦朴素的思想观念却日益淡薄褪化。”正是在这样的“恶念”的唆使与挑逗下,他开始松动职业道德底线,最终滑向犯罪的深渊。一开始,曾林觉得:“只要自己不向人家要,不卡人家,凭良心办案就行了,至于人家主动给的,只要自己能办的,就顺其自然了。”到后来,他认为:“反正是他们自愿给的,他们也不会去告我,这是心照不宣的事。”直到最后,他“贪胆倍增、胃口大开,由最初的断然拒收到坦然收受,金钱的诱惑力一次又一次冲破理智的防线。”最终,曾林因犯受贿罪、介绍贿赂罪,数罪并罚,被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40万元。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一结果就是将他自己“奋斗了几十年来之不易的红色档案改写成了犯罪分子可耻的黑色档案。”

对于自己所犯下的追悔莫及的错误,身陷囹圄的曾林在失去一切地位与荣誉之后,终于有了一定的清醒认识。他在忏悔录里这样写道:“金钱一旦成为一个人的全部欲望,就会使人在极度膨胀的金钱欲望驱使下,滋生出许许多多可怕而且难以改变的邪念”。诚哉斯言!只可惜,当明白这个朴素、直白的道理时,曾经风光无限的曾林已从受人尊敬的法官、副庭长沦为了为路人不齿、令家人蒙羞的阶下囚。此时此刻,他内心的痛苦是无以加复的:“我的父母在我工作期间,从来没有因家事打扰过我,每次回家探望双亲总是来去匆匆,多年来我很少在老人身边尽过孝心,在他们晚年之际,我依然不能给他们以安宁和欣慰,相反还给他们带来了耻辱;我的妻子一生为人堂堂正正,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很多理解和支持,生活上给了很多关心和惦念,却因为我的犯罪而不得不忍受别人的鄙视与冷漠,屈辱和泪水;我的孩子已大学毕业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正处于献身事业和组建家庭的关键时刻,我却不能帮助孩子,反给他带来了痛苦和屈辱……,想到这一切,我的心都要被撕碎了。”可见,当初的“恶念”已将曾林打入到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

虽然曾林的故事已经画上了句号,但是他传递给我们每一名政法干警的刻骨教训却是须要被牢牢铭记的。古人曾言:“以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作为政法干警,我们只有端正好自己的三观,保持住内心的平衡,充实壮大自身“善念”,减弱消除自身“恶念”,方能终不为物质所惑,进而切实坚守好为民、务实、清廉的司法理念,同时也不至于为千夫所指而晚节难保。

最后,希望我们人人都能以此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