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慧文与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点击数:8129)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25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俞慧文。
  委托代理人王寿泉,江苏文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俞桂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生吉斌。
  委托代理人俞国新,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上诉人俞慧文因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3)虹民一(民)初字第41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12日,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尚公司”)作为甲方、俞慧文作为乙方,双方共同签署了《SNH48专属艺人合约》。合约第二条“双方的合作关系”主要约定:本合约生效后,乙方将作为SNH48的成员之一加入该演艺团队,甲方在本合约有效期,将作为乙方从事演艺事业的独家及唯一经纪人,在合约有效期间,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乙方无权签署或授权甲方以外的任何人参与任何无偿或有偿性质的演艺活动。第七条“乙方的权利义务”第三条至第十条主要约定:乙方应承担的义务主要为:接受甲方提供的各种专业培训,推广宣传和行业交流活动,本合约生效后,乙方应当接受甲方安排的、全天候的培训。参与甲方提供、组织、介绍或推荐的各种广告、推广、宣传、代言、演出、节目录制以及专业培训、推广宣传和行业交流活动。第八条“合约的有效期限”主要约定:本合约生效后,乙方应当参加甲方于2012年10月14日组织的SNH48演艺团队的最终选拔,成为SNH48演艺团队入选成员,并在双方签署本合约之日起30日内,收到由甲方盖章签发的SNH48专属艺人入选证书,从乙方收到甲方发放的上述入选证书之日,本合约正式生效。合约的有效期为8年。第十条“违约、解约和赔偿”主要约定:本合约有效期限内,乙方严重违反第七条3-10款约定,以及违反第七条第11款的约定,即视为根本违约,甲方有权行使“冻结条款”,或书面通知乙方立即解除本合约,并根据法律规定及合约约定采取适当措施,由乙方承担全部违约责任。考虑到甲方根据本合约约定为乙方的专业培训等活动投入巨大财力、物力和其他资源,若乙方根本违反本合约约定导致本合约被提前终止或解除的,或者由于乙方单方面原因导致本合约解除或提前终止的,乙方应当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如果乙方接受甲方培训,培养期在三年以内,乙方支付的违约金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500万元,培养期三至五年,乙方支付的违约金为800万元,培养期超过五年,乙方须向甲方支付的违约为1,000万元。甲方可无需任何理由解除本合约,此时双方均无需向对方支付违约金,或者赔偿对方的损失。第十一条“特别培训期”主要约定:甲方向乙方提供全日制的专业培训(即“特别培训期”),该特别培训期最长不超过6个月,在特别培训期内甲方每个月支付乙方生活补贴2,000元。第十五条“适用法律与争议解决”主要约定:发生争议,双方约定向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
  2012年10月14日,俞慧文以接收人的身份签署《确认单》,内容为:本人俞慧文,于2012年10月14日收到由久尚公司颁发的《SNH48专属艺人入选证书》,本人同意接受上述证书,成为SNH48演艺团队的入选成员,从本人接受上述证书之日,本人与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的《SNH48专属艺人合约》正式生效。俞慧文《确认单》签署之后,久尚公司即安排俞慧文及其他入选成员集中培训。根据俞慧文提供的生活补助明细表,俞慧文2013年2月的补助为2,000元,其中迟到扣款60元,事假扣款520元,旷工扣款500元,俞慧文实得920元;俞慧文2013年3月的补助为2,000元,其中处罚扣款1,000元,事假扣款32.50元,休假扣款65元,俞慧文实得902.50元;自2013年4月起,久尚公司不再发放俞慧文生活补贴。2013年7月3日,久尚公司的关联公司上海星四芭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四芭公司”)与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签订《常年法律顾问合同》,约定每年的法律顾问费为3万元。2013年7月11日,该所向俞慧文发函,要求俞慧文在2013年7月20日之前与久尚公司联系,支付违约金500万元,并将该律师函邮寄至《SNH48专属艺人合约》中俞慧文所填写的联系地址江苏省扬州市维扬区凤凰东巷25号2栋201室。2013年9月9日,星四芭公司与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签订《聘请律师合同》,该所指派俞国新律师作为久尚公司与俞慧文之间诉讼的委托代理人,合同约定一审的律师代理费2万元,二审的律师代理费1万元,后续律师费再按法院判决或调解的违约金数额的10%收取。
  原审法院另查明,久尚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注册资金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生吉斌。星四芭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10日,法定代表人为王靖,注册资本为美元180万元,系台港澳法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
  原审法院审理中,久尚公司在庭审中表示,SNH48作为一个大型女子演艺团体,所有的资金均由星四芭公司提供,但演艺公司不能引进外资,所以合约均由久尚公司与各位成员签订。为打造该团体,支出的大额资金主要有:1、租赁星梦剧院(租期为2012年9月1日至2026年11月7日,其中2013年1月1日之前免收租金,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11月7日每年租金为85万元),并对该剧院进行设计、施工装潢,该剧院是专门为SNH48安排各种演艺活动的;2、在特别培训期内,为俞慧文提供住宿和三餐,安排各类教师进行成员培训,支付大量培训费,并按月给付每位成员每月2,000元的生活补贴;3、为推广SNXXXX,与媒体合作,投入巨大;4、每个星期为SNH48安排一次公演,主要的观众是中学生;5、期间安排24名成员去台湾宣传交流,支付所有成员的来回机票;6、为安排演出、媒体见面会等,为所有成员支付服装费、化妆费、车费等相关费用;7、为SNH48录制PV,购买商业保险等。
  原审法院审理中,关于违约金为85万元的具体计算依据,久尚公司表示,俞慧文在2012年10月签约,于2013年3月底无故离开,在6个月内久尚公司为俞慧文支出了相当的人力、物力、财力及资源。同时,违约金应当兼有补偿与惩罚的功能,而且久尚公司为提起本次诉讼,支出一定的律师费、诉讼费。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双方签订的《SNH48专属艺人合约》;2、考虑到合约约定的违约金500万元过高,故现调整至要求俞慧文支付违约金85万元。
  原审法院审理中,久尚公司表示,俞慧文无故离开培训基地后,其曾与俞慧文电联及致函,均无果。另,根据其现得知的情况,俞慧文未有其他违反合约的约定或有其他擅自进行演艺活动的行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久尚公司与俞慧文之间签订的《SNH48专属艺人合约》及俞慧文签署的《确认单》均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履行合约和确认单所约定的内容。久尚公司根据《SNH48专属艺人合约》的约定,已经为俞慧文提供了培训,且久尚公司在履行合约的过程中,未有违反合约的情况发生。俞慧文于2013年3月擅自离开培训基地,不依照合同的约定履行其应当完成的培训课程,由于俞慧文的单方面原因导致合约无法继续履行,显属违约。在本案中,久尚公司称由于俞慧文的擅自离开,《SNH48专属艺人合约》已经无法继续履行,故要求解除其与俞慧文之间的合约关系,考虑到俞慧文离开SNH48女子团体已经有相当的时间,且亦无任何意思表示愿意履行合约,故法院依法解除久尚公司与俞慧文之间的《SNH48专属艺人合约》。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在久尚公司与俞慧文所签订的合约中,约定在俞慧文接受甲方培训后,违反合约规定的,培养期在三年以内的,俞慧文需向久尚公司支付违约金500万元。在本案中,久尚公司考虑到其为俞慧文的培训、支出等各类费用,调整违约金为85万元。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俞慧文仅系SNH48女子团体的一期的24名成员之一,俞慧文虽系违约,但其未与其他经纪公司另行签约,其违约程度不高、知名度亦不高且俞慧文的违约行为发生在合同履行期限的前期,同时考虑到久尚公司为打造SNH48女子团体所支出的资金、资源,经纪公司培养演艺人员的特殊性、高投入等特点,法院酌情调整违约金为20万元。俞慧文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法院依法缺席判决。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与俞慧文签订的《SNH48专属艺人合约》;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俞慧文支付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违约金人民币20万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俞慧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双方应为劳动合同关系,故本案应为劳动争议案件,原审法院以普通民事案件处理不妥。就履约情况,久尚公司并未按合约提供高品质的培训,未安排其参与星梦剧院的培训及演出,未安排公演,也未发现被上诉人与相关媒体有合作。虽然久尚公司曾安排其与其他4名成员去台湾,但并未为其支付过服装费、化妆费等,也未录制过PV,未购买商业保险,且无辜克扣每月应发的生活费。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先行违约系导致其离开的原因,而其离开时亦征得被上诉人相关负责人的同意,且本案并非普通民事案件,故请求本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久尚公司辩称:其与上诉人签订的合约内含委托、行纪、居间、劳动等各种关系,是综合性质的合同,并非纯粹的劳动关系,故上诉人认为本案应属劳动争议案件,没有依据。至于履约情况,其安排上诉人培训,提供酒店住宿和餐饮,按时发放生活费,因上诉人有事假的情况,所以有部分扣款,也为上诉人缴纳过每年830元的商业保险。上诉人在培训期间,星梦剧院在装修,当然无法安排上诉人在该剧院培训及演出。其为打造SNH48,推广知名度,当然需要与各种媒体接触和合作,期间的投入和支出不是上诉人所能了解的。上诉人也认可参加了其组织的去台湾的宣传交流,期间所花费的交通、住宿、推广等费用均由其公司承担。上诉人因不能吃苦,擅自离开团队,是严重违约的行为,原审法院虽然调整了违约金数额,实际仍不能弥补其损失,但考虑其他因素,其并未上诉。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的主张没有依据,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久尚公司为能打造国内大型偶像团体SNH48而吸收俞慧文为团队成员,取得俞慧文的独家经纪代理人资格,俞慧文为能成为知名艺人,故双方签订《SNH48专属艺人合约》,显然与一般劳动者为获取报酬而提供劳动的目的不符,上诉人认为本案基础法律关系应为劳动合同纠纷,本院难以采信。上诉人认为系被上诉人先行违约使其离开团队,且征得被上诉人的同意才离开,未能举证证明,且上诉人并未就此先行主张权利,现被上诉人提出权利主张后,上诉人才以此抗辩,本院实难采信。至于原审对违约金的数额认定,已充分考虑到上诉人属履约初期的培训期间,结合被上诉人支出的资金、资源,并兼顾该行业投入的特殊性等做出了相应的调整,本院认为并无不妥。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原审所作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由上诉人俞慧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季 磊
代理审判员  汤佳岭
代理审判员  武恩强


二○一五年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仲 鸣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