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传杰诉上海敬豪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2015)沪二中民三(民)终字第962号

本案中,张传杰与上海敬豪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豪公司)于2010年1月建立劳动关系后被派遣至中海工业(上海长兴)有限公司担任电焊工。2014年1月13日,敬豪公司与张传杰签订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双方一致同意劳动关系于2014年1月13日解除,敬豪公司向张传杰一次性支付人民币48160元。2014年4月,张传杰经上海市肺科医院诊断为电焊工尘肺壹期。2014年12月10日,张传杰经上海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职业病致残程度柒级。张传杰称,签订协议期间要求进行离职前职业健康检查,敬豪公司承诺签订后安排张传杰体检,但第二天即反悔。经向有关部门投诉后,敬豪公司才安排进行体检。张传杰认为与敬豪公司签订的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系敬豪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协议书虽称系张传杰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实则是敬豪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也未给张传杰做离职体检。故提起仲裁、诉讼,要求张传杰与敬豪公司自2014年1月13日起恢复劳动关系。

上海市崇明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或者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现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不属该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且双方的解除行为系真实意思的表示。张传杰为职业病致残程度柒级,双方劳动合同也已到期,现敬豪公司不同意恢复劳动关系,张传杰要求自2014年1月13日起恢复与敬豪公司的劳动关系,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故判决:张传杰要求与上海敬豪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自2014年1月13日起恢复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后,张传杰不服,提起上诉。

我院二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当然有效。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从事解除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该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此款规定虽然没有排除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安排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进行离岗职业健康检查是其法定义务,该项义务并不因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而当然免除。本案中,双方签订的《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并未明确张传杰已经知晓并放弃了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权利,且张传杰于事后亦通过各种途径积极要求敬豪公司为其安排离岗职业健康检查。因此,张传杰并未放弃对该项权利的主张,敬豪公司应当为其安排离岗职业健康检查。在张传杰的职业病鉴定结论未出之前,双方的劳动关系不能当然解除。2014年12月10日,张传杰被鉴定为“职业病致残程度柒级”。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七级至十级伤残的,劳动、聘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聘用合同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因此,鉴于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原应于2014年6月30日到期,而张传杰2014年12月10日被鉴定为“职业病致残程度柒级”,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以终止到期合同,故张传杰与敬豪公司的劳动关系应于2014年12月10日终止。故判决:撤销上海市崇明县人民法院(2015)崇民一(民)初字第1021 号民事判决,张传杰与上海敬豪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自2014年1月13日起恢复劳动关系至2014年12月10日止。

用人单位安排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进行离岗职业健康检查是其法定义务,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是劳动者的合法权利。本案明确了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情况下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效力及劳动合同的处理方式,对充分保护劳动者权利具有积极意义,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