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源公司、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与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2004)沪二中民五(知)初字第1号

国上

(2004)沪二中民五()初字第1

 

  原告星源公司(Starbucks Corporation),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南犹他大道2401(2401 Utah Ave. South, Seattle,U.S.)

  法定代表人David M. Landau,高级副总裁和副总顾问。

  委托代理人傅强国,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军,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卢湾区淮海中路853号二楼。

  法定代表人林苍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傅强国,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军,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路1881号。

  法定代表人庄莉芝。

  委托代理人江宪,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向荣,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黄浦区南京东路257号东侧。

  负责人庄莉芝。

  委托代理人江宪,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向荣,上海市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星源公司、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统一星巴克)诉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巴克)、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巴克分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0312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42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星源公司、统一星巴克(以下两原告简称原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傅强国、杨军,被告上海星巴克、上海星巴克分公司(以下两被告简称被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江宪、杨向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星源公司创立于1971年,以咖啡为主营业务,自同年在美国西雅图开设第一家“STARBUCKS”咖啡店开始,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全球著名的咖啡连锁经营企业。

  19767月,星源公司在美国申请注册了第一个“STARBUCKS”商标,核定商品类别为第30类。此后,星源公司陆续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了“STARBUCKS”商标、“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及服务达20多个类别。1998年起,星源公司以“STARBUCKS”的中译文“星巴克”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注册了“星巴克”商标,核定使用于5个商品及服务类别。

  1996年至2003年,星源公司在中国大陆分别注册了“STARBUCKS”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于第3042类等10余个商品及服务类别。1999年至2000年,在中国大陆注册了“星巴克”商标,核定使用于第 3042类等5个商品及服务类别。

  星源公司自开设第一家“STARBUCKS”咖啡店以来,同时生产和销售咖啡饮料、咖啡豆、糕点及其他各种饮料和食品、杯、咖啡机、磨咖啡工具、容器等“STARBUCKS”产品。基于星源公司向广大消费者提供品质优良的产品、优质的服务和独特有效的管理经营模式,并进行积极有效的“STARBUCKS”咖啡店和产品的市场推广和宣传,星源公司取得了令人惊叹的经营业绩,已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咖啡零售商,“STARBUCKS”是全球闻名的咖啡品牌。

  星源公司作为“STARBUCKS”商标权人,“STARBUCKS”商标在全球许多国家及地区注册,且使用从未间断。长期以来由星源公司提供的以“STARBUCKS”为标识的商品及服务遍及世界各地。各国媒体对星源公司的独特管理方式、经营理念、销售业绩和以“STARBUCKS”品牌为标志的咖啡文化进行了大量宣传报道,使“STARBUCKS”商标在全球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及良好的声誉,成为广大消费者认可和熟知的驰名商标。

  1999年,星源公司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经过4年多的发展,星巴克连锁店在华北、华东和华南地区的总数已超过70家。200032日,经星源公司授权成立统一星巴克。统一星巴克成立后,陆续在上海、杭州、宁波等城市的黄金地段开设了多家星巴克咖啡连锁店,这些连锁店在饮料和食品包装、咖啡用具、店堂设计和对外宣传等方面均使用了“STARBUCKS”、“星巴克”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统一星巴克成立3年以来,共投入人民币900多万元广告费,用于推广、宣传“STARBUCKS”和“星巴克”系列咖啡饮品、西点以及咖啡用具等。2002财政年度,统一星巴克主营业务收入超人民币1亿元,利润总额达人民币700多万元。星巴克咖啡店已成为人们商务会谈、会友和休闲的首选场所。国内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星巴克咖啡连锁店在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功。“STARBUCKS”、“星巴克”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在中国同样具有极高的驰名度。

  原告发现,上海星巴克于200039日设立,公司名称以“星巴克”为字号。上海星巴克分公司于200371日设立,隶属于上海星巴克。被告在仙霞店和南京路分店的咖啡经营中,在店内的移动灯箱、灯箱、座位隔离板、咖啡菜单、发票、收银条、名片等处均使用了与“STARBUCKS”、“星巴克” 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

  原告认为,注册于第30类商品类别和第42类服务类别上的“STARBUCKS”、“星巴克” 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等6个商标(以下简称“STARBUCKS”等6个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其商标专用权应受到中国商标法保护,根据巴黎公约及TRIPS协议,亦应得到比普通商标更高水平的特殊保护或扩大保护。被告在知道上述商标具有极高驰名度的情况下,仍将“星巴克”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并将该字号突出使用在其咖啡馆内的多种物品上,同时在经营中商业性使用与“STARBUCKS”等6个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其行为具有明显搭便车的故意,足以引起相关公众误认为被告与作为“STARBUCKS”商标权人的原告存在某种联系或误解为同一市场主体,使他人对商品和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构成对原告上述商标权利的侵害,也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1.确认星源公司注册的“STARBUCKS”等6个商标为驰名商标;2.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和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3.确认被告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星巴克”字样构成对原告“星巴克”驰名商标的侵权;4.判令被告停止使用所有与“STARBUCKS”等6个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图形、标识,并停止使用含有“星巴克”字样的企业名称;5.没收和销毁被告现有的侵权物品;6.判令被告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在《解放日报》、《新民晚报》上刊登致歉声明;7.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8.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合理支出费用和律师费共计人民币56万元。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一、权利证据

  1.商标注册文件一组。说明“STARBUCKS”等6个商标及其关联商标在中国大陆、美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注册情况,证明原告起诉的权利基础及享有的商标权利。

  2.“STARBUCKS”等6个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证据材料一组。通过相关公众对“STARBUCKS”等6个商标及其关联商标的知晓程度、使用的持续时间、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和地理范围、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以及使其驰名的其他因素,证明“STARBUCKS”等一系列商标在全球的驰名情况以及“STARBUCKS”等6个商标在中国大陆的驰名情况。

  二、侵权证据

  1、被告的工商登记材料。证明被告注册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与原告的“星巴克”商标相同。

  2、公证保全的证据材料及原告申请本院证据保全取得的证据材料一组。证明被告在经营活动中使用了与原告的“STARBUCKS”等6个商标相似的文字及图形标识的事实。

  3、公证抽样调查及媒体对被告侵权的相关报道。证明相关公众对原、被告在经营主体及其产品和服务方面产生混淆,被告主观上具有恶意。

  三、赔偿证据

  1、关于被告的客流量统计的公证书。

  2、被告开业以来的利润统计。

  3、原告支付的律师费、公证费、翻译费发票和收据等。

  原告以上述证据证明被告应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支付合理开支费用和律师费人民币56万元。

  被告辩称:1、原告无权利主体资格。(1)根据原告提供的经公证、认证的公司登记证明,星源公司成立于1985114日。但是,原告诉状却称其创立于1971年并在1976年申请注册了第一个“STARBUCKS”商标,显而易见,原告诉称的上述三个事实不真实;(2)星源公司提供的其在中国大陆注册的“星巴克”商标和“STARBUCKS”商标之权利证据都是复印件,未提供原件,故这些权利证据依法不应予以采信;(3)星源公司提供的境外注册的“STARBUCKS”商标等其他权利证据,其公证书与被公证文件相互分离,无一体性标志,这些证据依法亦不应予以采信。2、原告有违反诉讼程序方面的行为。原告在举证期限之外增加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提供的部分证据也不符合诉讼证据规则。3、假设原告诉讼请求在法律程序上是成立的,在实体上也是不能成立的。(1)中文星巴克商标与英文“STARBUCKS”商标是各自独立的商标,且后者与本案无关;(2)原告的“星巴克”仅为普通商标,不符合驰名商标条件。理由是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极低、使用的持续时间很短,原告无证据表明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也无证据表明“星巴克”商标在国际上和中国国内受保护的记录以及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3)基于相似的理由,“STARBUCKS”商标及“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也是普通商标,根本不符合驰名商标的条件。4、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使用含有“星巴克”字样的企业名称没有法律依据。被告于19991020日就已取得包含“星巴克”在内的企业名称权,而两原告各自商标权利的取得均在此之后。因此,被告的企业名称作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应该得到保护。 5、被告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或不正当竞争。被告在经营中使用企业名称的全称,没有突出使用“星巴克”字样,并未构成对原告“星巴克”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被告在店堂装潢中使用咖啡杯图案作为宣传,系合理和合法使用,该图案与原告“美人鱼图案”图形商标在图案构成和视觉效果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别,不构成对该图形商标的侵权。此外,上海星巴克经预先核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的一部分时,原告在中国大陆并无以“星巴克”命名的咖啡馆及经营咖啡的企业。因此,原告认为被告合法注册和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是“搭便车”没有事实依据,其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亦无依据。综上所述,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为支持其辩解,被告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被告上海星巴克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证明被告合法在先取得其企业名称。

  2.统一星巴克合作经营合同及其企业基本信息。证明统一星巴克经营的时间不长,截至原告起诉之日不足四年。

  3.原告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证明统一星巴克取得含有“星巴克”的企业名称时间晚于上海星巴克。

  4.原告的关于申请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名称预先登记承诺书。证明统一星巴克在其企业名称预先登记时,已知晓上海星巴克企业名称的存在。

  5.“星巴克”商标(42)注册证复印件。证明星源公司最早取得“星巴克”商标的时间晚于被告企业名称的预先核准时间。

  6.照片、图片等证据材料一组。证明圆形绿底白字带圈图形系咖啡馆通用的标识,不具显著性。

  7.《解放日报》刊登的照片资料。证明星源公司的美人鱼图形商标(即“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与被告咖啡杯图案标识不会发生混淆。

  8.原告提供的公证书。可以证明相关公众对原、被告提供的服务及商品不会发生混淆。

  9.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说明企业名称权与注册商标权为两类平行的知识产权,分别由相应的法律法规调整,互不禁用。本案依注册商标权要求禁用企业名称以及在先取得的企业名称没有法律依据。

  10.市场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撤销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申请书等证据材料。说明经在上海的5家统一星巴克的连锁店进行调查,星源公司取得“星巴克”商标(42)专用权后,一直没有使用,为此上海星巴克依法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本院经审理查明:

  星源公司是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公司,以公司经营和特许经营方式在美国及世界范围内从事咖啡零售业务,公司成立证明的签发日期为1985114日。

  统一星巴克系一家中外合作企业,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于200032日成立。经营范围为:咖啡、茶座(含饮料)、点心、冰淇淋、餐饮。

  “STARBUCKS”文字标识于19851126日在美国进行了商标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国际分类第21类的咖啡壶、茶杯等。截至2003311日,“STARBUCKS”文字标识还在第79111416182529303242等商品及服务类别上进行了商标注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标识在第303142类商品及服务类别上进行了商标注册;“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标识在第79111416182125282930323542类商品及服务类别上进行了商标注册。

  此外,上述各类包含“STARBUCKS”文字标识的商标(以下简称“STARBUCKS”系列商标)还在英国、法国、德国、巴西、南非、澳大利亚、印度、日本以及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注册,类别包括国际分类第3042类在内的20多个商品及服务类别。至本案受理时,“STARBUCKS”系列商标在世界各国和地区注册总数已近1400次,其中“STARBUCKS”商标、“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分别约600次,“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超过100次。

  1997928日,星源公司与星源美国品牌公司(STARBUCKS U.S. BRANDS CORPORATION)签订一份商标保护与许可协议,根据该协议及其修订文件,星源美国品牌公司授予星源公司一项非独占权利、许可和特权,星源公司据此有权使用和再许可他人在美国(但不包括夏威夷、美国的领地和属地)使用星源美国品牌公司的包括商标和服务标志在内的各项财产。

  根据星源公司会计年度报告,星源公司1999年度在中国等13个国家拥有2498家门店,公司净收入16.8亿美元,资产总计12.5亿美元;2002年度,星源公司已拥有门店5886家,遍布30个国家和地区,公司净收入32.3亿美元,资产总计22.9亿美元。

  根据因特网上及美国发行的权威刊物发布的信息,在2001年《商业周刊》全球最佳品牌龙虎榜中,“STARBUCKS”品牌名列第88,品牌价值17.6亿美元。在《财富》杂志所作的“美国最受推崇的公司”排名中,2001年、2002年“Starbucks”在食品服务类公司中连年排名第1位;2002年,在“Fortune 1000(美国1000家最大公司)排名中,列食品服务类第4位。2003年美国《品牌周刊》第25期所载美国超级品牌中,“STARBUCKS COFFEE”名列快餐超级品牌第8位。中国商标转让网(www.dealbrand.com)(200459日登陆)网站设立的世界驰名商标栏目里,列有“美国星巴克”以及“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的图案。

  199910月,韩国知识产权局在对一起商标注册异议申请的决定中认定,在该国注册于第112(饭店业)9个商品及服务类别上的“STARBUCKS”商标作为外国商标在韩国构成驰名。

  经中国国家商标局核准,星源公司于1996514日、628日将“STARBUCKS”文字标识、“STARBUCKS”文字及图形标识在第42类进行了商标注册,注册号分别为839975851969,核定项目均为咖啡馆、餐馆。199717日,星源公司又将“STARBUCKS”文字标识、“STARBUCKS 文字及图形标识在第30类进行了商标注册,注册号分别为926045926050,核定使用商品均为咖啡、咖啡饮料、咖啡调味品、茶及茶叶代用品等。从19965月至20033月,星源公司还将“STARBUCKS”文字标识、“STARBUCKS”文字及图形标识、“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标识在其他多类商品及服务类别上进行了商标注册。其中“STARBUCKS”商标的类别为第79111416182125282932类,“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的类别为第711212529类,“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的类别为第3042类等。

  199921日,星源公司首次将“STARBUCKS”的中文译文“星巴克”文字标识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于第42类。200112月,台湾地区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在一起商标异议的审定中认定“星巴克”商标为“著名标章”。在中国大陆,星源公司于19991228日将“星巴克”文字标识在第35类进行了商标注册。此后,又分别于2000221日、28日将“星巴克”文字标识在第42(餐馆、咖啡馆、餐厅、快餐馆等)、第30(咖啡、咖啡饮料、加奶咖啡饮料、咖啡调味品及饼干、糕点、面包等)进行了商标注册,注册号分别为13673941369000。此外,星源公司还将“星巴克”文字标识在第212535类进行了商标注册。至本案受理前,星源公司又将“星巴克”文字标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于第212530类进行了商标注册,在澳门特别行政区于第2125303542类进行了商标注册。

  19991月,中国大陆范围内的第一家星巴克连锁店在北京开业。在此前后,星源公司为配合新店开业,通过印制广告宣传材料宣传其商标及产品与服务,内容涉及咖啡制作方法、产品目录、新店开业、星巴克品牌背景、服务质量等多个方面。在这些宣传材料中,使用了“STARBUCKS”、“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同时使用了“星巴克”文字。截止200312月,除上海以外,星源公司在北京、广州、深圳以特许经营方式开设的星巴克连锁店达到49家。

  2000320日,星源公司与其在美国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即STARBUCKS COFFEE INTERNATIONAL, INC(以下简称SBI 公司)及统一星巴克三方共同签订一份商标许可协议。根据商标许可协议,星源公司作为商标所有人批准SBI公司授予统一星巴克在中国上海市,为开发和经营STARBUCKS商店、从事核心业务和销售核心产品使用相关商标的权利,许可使用的商标为星源公司注册或未注册的商标,其中包括属于第42类的“STARBUCKS”、“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和“星巴克”商标。该协议的性质为普通使用许可合同。20028月,三方对上述协议进行了修订,根据修订后的协议附件的规定,统一星巴克可以使用星源公司在中国大陆分别注册于第30类、第42类的“STARBUCKS”、“星巴克”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

  统一星巴克成立后,陆续开设星巴克咖啡连锁店以扩大经营,并在经营活动中使用“STARBUCKS”商标、“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和“星巴克”商标。截至20041月,统一星巴克已开设分支机构36家,其中上海市28家,杭州市4家,南京市2家,宁波市1家,昆山市1家。根据统一星巴克的财务报告,公司2000年度资产总计人民币4300余万元,营业收入约人民币980万元,净利润约人民币-716万元;至2002年度,公司资产总计人民币5811万余元,营业收入近人民币1.06亿元,净利润逾人民币700万元;2003年度,公司的营业收入仍呈持续增长趋势。统一星巴克及其他关联人通过委托发布广告、赞助及其他合作方式,投入了大量的广告费用,对“STARBUCKS”系列商标等进行了市场推广宣传。各类媒体对原告及上述商标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

  上海星巴克是一家经营饮料、西餐、零售堂饮酒的企业,19991020日获得企业名称预先核准,并于200039日成立。200371日,上海星巴克经核准设立了上海星巴克分公司,其经营范围为饮料、食品(不含熟食)、堂饮酒。

  经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申请,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于20031029日对被告位于上海市虹桥路1881号和南京东路257号东侧各自的经营场所进行了保全证据公证,并于20031119日出具了(2003)沪黄一证经字第7486号公证书;200416日,本院裁定准许原告的证据保全申请,并对被告采取了证据保全措施。

  根据上述公证书和本院通过证据保全取得的证据材料,被告在其经营场所及其经营活动中,实施了下列行为:

  1、玻璃门、门面玻璃、屏风上使用印有“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文字及三颗五角星的绿色圆形图形标识;

  2、灯箱、咖啡店名片上使用中间有咖啡杯图案、周围有“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文字及两颗五角星的绿色圆形图形标识;

  3、在玻璃窗、立牌、收银条、定额发票、咖啡店个人名片上使用“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文字标识;

  4、在玻璃门、价目表封面、立牌、咖啡店名片上使用“星巴克咖啡馆”文字标识;

  5、在价目表中使用“星巴克特色咖啡Starbuck Coffee”文字标识;

  6、在收银条上使用“星巴克特色”文字标识。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关于星源公司的权利主体资格;二、关于被告的诉讼程序异议;三、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四、关于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认定;五、关于赔偿数额。

  一、关于星源公司的权利主体资格

  原告诉称,星源公司创立于1971年,并于1976年注册了第一个“STARBUCKS”商标。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公司登记证明星源公司成立于1985114日,与原告诉称的事实相悖,上述事实显而易见均不真实。因此,星源公司的实际身份与其所主张的并不相符。

  本院认为:原告诉状所称星源公司创立时间与星源公司的公司登记材料显示的成立时间确实存在矛盾,对于星源公司成立日期,应当以原告提供的履行了公证、认证手续的公司登记资料为依据,即1985114日。据此,星源公司所谓在1976年进行商标注册的说法自然也不能成立。被告关于星源公司成立时间的异议成立,但是,星源公司成立日期这一事实对星源公司的权利主体地位并无影响。

  原告提供的商标注册文件等权利证据显示,在中国大陆,星源公司是 STARBUCKS”等6个商标的注册人,依法享有商标专用权,统一星巴克按约享有对上述商标的使用权。因此,星源公司、统一星巴克共同提起诉讼主张各自权利并无不当,被告关于原告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说法,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二、关于被告的诉讼程序异议

  ()关于原告是否在举证期限外增加了诉讼请求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第三十四条第三款,“人民法院组织当事人交换证据的,交换证据之日举证期限届满” ;“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

  本院在今年17日进行庭前听证时,原告提出,其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及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商标除“STARBUCKS”等6个商标外,还包括分别注册于第30类商品类别、第42类服务类别上的“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被告认为,原告系在举证期限之外增加诉讼请求,不符合证据规则的规定,故不能同意。原告反驳称,原告不过是把诉讼请求具体化,因诉讼请求中实际已包含上述两个商标。

  本院认为:本案受理后,原告以其提供的证据须履行公证、认证手续及进行翻译等为由,被告以原告证据数量巨大、需要阅读时间并提供反驳证据等为由,均多次申请延长举证期限。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并征求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本院进行了多次证据交换,并在2004914日进行了最后一次证据交换,因此,此次证据交换的日期为本案举证期限届满之日。由于原告在其诉状中以及在此前本院组织的诉讼活动中均明确,其请求驰名商标保护及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商标为“STARBUCKS”等6个商标,故原告在200517日的庭前听证中将其商标保护请求范围扩大到注册于第30类商品类别、第42类服务类别的“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的主张,实质系增加诉讼请求,原告所谓将诉讼请求具体化的说法不能成立。鉴于原告系在举证期限届满后提出,被告又不同意其增加诉讼请求,故对于其增加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受理。

  ()原告提供的部分证据是否违反了证据规则

  原告为证明其权利状况,对其商标注册文件、公司财务文件等证据材料,在美国办理了公证、认证手续;对世界各地的媒体报道等证据材料,在香港办理了证明手续;此外,对在中国大陆通过因特网取得的源自境外网站的信息等部分证据,原告在国内公证机关办理了公证手续。

  被告认为,原告的上述证据不符合我国民事诉讼证据规则,不应予以采信。主要异议有:1.部分在美国公证的文件上,作出声明和担保的主体是案外人星源咖啡公司;2.商标注册文件、公司财务文件等证据材料,其公证书与被公证文件分离,缺乏一体性标志;3.对在美国以外形成的商标注册文件等证据材料在美国进行公证、认证及对在香港收集的世界各地媒体报道等证据材料在香港进行公证、认证,且权利证据中的商标注册清单、开设分店清单等证据材料属原告自制证据,故上述证据均不具证明力;4.对在国内通过互联网取得的源自境外网站的信息属境外证据,未经公证认证。

  对于异议1,原告认为,被告所指的公证文件是这样表述的:“以星源咖啡公司名义经营的星源公司的某高级职员在此作出声明。”由于星源公司在对外经营活动中是以星源咖啡公司名义进行的,故上述声明陈述了声明和担保的人员作为星源公司的高级职员这一事实。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相关证据材料及原告所作的说明,原告的解释合理,应予采信,公证文件中进行声明和担保的主体应认定为星源公司,被告的相关异议不能成立。

  对于异议2,原告认为,一般情况下,公证、认证件与文件是装订在一起的。但是,本案文件量非常大,故分册装订,这种方式为美国司法实践所允许。

  本院认为:对数量众多的文件进行公证时,当事人出于便利或根据特殊需要有时对被公证文件进行分册装订,这种情况难以避免,但是,分册装订应符合公证的程序要求。本案中,由于被公证文件数量众多,星源公司在进行公证时,对被公证文件进行了分别装订。对于分别装订的文件,公证书中列有清单。经审查,清单所列文件名称与被公证文件一一对应。而且,上述公证文件也办理了认证手续。被告虽有异议,但既未提供依据证明公证、认证程序违反了相应的法律规定,也未能证明原告对上述证据有所谓拆分行为,因此,本院认为上述公证文件符合程序要求,原告所作解释应予采信,被告的异议不予支持。

  对于异议3,原告认为,星源公司在世界各国和地区取得的商标权利或经营资格等的相关证明文件数量庞大,原告为此在选取与本案有重要关联的权利证据的基础上,提交了清单以反映原告相关权利的总体状况,其内容的真实性本案其他证据可以印证。根据中国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证据形成地应理解为证据收集、形成的地点。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主要是在美国、香港收集的,并已分别履行了公证、认证手续,因此完全符合证据规则的规定。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形成的,该证据应当经所在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使领馆予以认证,或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所在国订立的有关条约中规定的证明手续。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是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形成的,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本案中,鉴于“STARBUCKS”商标发源于美国,以“STARBUCKS”文字为组合要素的“STARBUCKS”、“STARBUCKS”文字及图形、“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等系列商标在美国进行了大量注册,星源公司又是在美国注册的公司,其商业经营及商标管理中心均在美国,而且原告对其在美国收集的商标注册文件、商标注册清单等权利证据也履行了公证、认证手续,故对证据形式的真实性、合法性应予认可。被告虽对相关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异议,但既未提供任何相反证据,也未提供充分的理由,故异议不能成立。至于在香港通过因特网采集的世界各地媒体报道等证据,星源公司已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符合诉讼证据规则的规定,形式真实性应予确认。

  对于异议4,原告认为,在公证员的监督之下,从网站上下载的信息具有客观性、合法性,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本院认为:对于在国内通过因特网采集的源自境外网站的信息证据,原告在国内通过公证的形式加以固定,符合诉讼证据规则的规定,形式真实性应予确认。

  三、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

  原告认为:“STARBUCKS”、“STARBUCKS 文字及图形和“星巴克”系列注册商标为一整体。因此不能以时间和地域因素对上述系列商标进行割裂,原告的上述系列商标整体上在中国的使用达到同样的驰名度。

  被告辩称:“星巴克”注册商标与“STARBUCKS”注册商标是各自独立的商标,“STARBUCKS”商标与本案无关;原告的“STARBUCKS”等6个商标均不符合驰名商标条件。

  本院认为,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我国商标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均作了相关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我国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1)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2)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3)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4)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5)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本院认为:根据原告要求本院确认“STARBUCKS”等6个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请求,为了解决原告“星巴克”商标与被告企业名称之间的争议,有必要对本案涉及的“星巴克”等相关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作出判断。

  在原告主张权利的商标中,“STARBUCKS ”商标最先注册,此后,形成了以其为核心的系列商标,“STARBUCKS ”文字及图形商标、“STARBUCKS COFFEE”文字及图形商标均包含“STARBUCKS ”商标文字。自“STARBUCKS”商标1985年在美国注册后, STARBUCKS”系列商标在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于20多个商品及服务类别上,数量巨大。通过相关权利人的经营和宣传,“STARBUCKS”系列商标或其品牌在世界范围内获得良好声誉。“STARBUCKS”商标在韩国还曾得到驰名商标保护。在中国大陆,“STARBUCKS”商标早在1996年就进行了注册。

  “STARBUCKS”商标与“星巴克”商标联系十分密切。根据原告的解释和提供的相关证据,“星巴克”文字中,“星”是“STARBUCKS”商标文字中“STAR”的意译,“巴克”则是“BUCKS”的音译,因此整体上“星巴克”是“STARBUCKS”商标文字意译与音译的结合体。本院认为,原告解释合理,应予采信。因此,“星巴克”商标是“STARBUCKS”商标文字的中文对译,是“STARBUCKS”商标在华语地区的延伸。19992月,“星巴克”文字标识在中国台湾地区进行了商标注册,并曾被认定为“著名标章”。虽然星源公司在中国大陆注册“星巴克”商标的时间略迟,但在1998年已提出注册申请,并开始就“星巴克”文字标识进行宣传使用。199912月,第35类“星巴克”商标经核准注册,此后星源公司又在第42类进行了商标注册。

  星源公司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后,以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为中心,通过特许经营方式发展经营,星巴克咖啡店连锁规模快速扩张,销售业绩亦连年巨幅上升,呈良好态势。商标权人及关联人通过各类媒体、促销和公益活动对“STARBUCKS”商标、“星巴克”商标等进行了长时间的广泛宣传,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由于“STARBUCKS”系列商标广泛的国际知名度,以及在华语地区对“星巴克”商标的宣传、使用,“STARBUCKS”、“星巴克”商标的知名度迅速扩大,已为中国大陆相关公众所熟知。因此,基于上述事实,应当认定“STARBUCKS”商标(42)、“星巴克”商标(42)为驰名商标。

  对于原告主张的其他4个驰名商标,本院认为,对“STARBUCKS”、“星巴克”两驰名商标的认定,足以对原告权利提供充分、有效的法律保护,因此对其他4个商标是否驰名并无认定的必要,原告的相关确认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两被告虽不同意原告关于驰名商标的事实主张,但未提供充分的事实依据和适当的理由,故其相应的答辩意见不能成立。

  四、关于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原告指控被告的侵权行为包括两个方面,即:()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的行为;()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各类中、英文文字及图形标识的行为。

  ()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的行为

  1、星源公司对“星巴克”文字在先使用

  原告认为,“星巴克”商标权利的取得时间早于被告企业名称权利的取得时间,原告享有在先权利。被告则认为,从授权时间来看,被告企业名称权利早于原告的商标权。

  本院认为:从“星巴克”文字使用的时间看,星源公司在中国台湾地区注册“星巴克” 商标的时间为199921日,而上海星巴克企业名称得到预先核准的时间为19991020日。从企业名称和商标在中国大陆的登记、注册时间看,“星巴克”商标最早于19991228日核准注册,星源公司自核准注册之日起取得商标专用权;上海星巴克企业成立于200039日,其企业名称于19991020日得到预先核准。但是,根据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企业对其申请登记注册的名称自成立之日起享有名称权。

  2、上海星巴克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具有主观恶意

  星源公司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后积极开拓市场,取得良好业绩。同时,基于“STARBUCKS”系列商标国际知名度和良好声誉,“STARBUCKS”、“星巴克”商标的知名度迅速扩大。在上海星巴克登记其企业名称之前,“STARBUCKS”、“星巴克”商标均已具有较高知名度。上海星巴克也是一家从事咖啡服务经营的企业,应当知晓同行业中具有高知名度的“STARBUCKS”、“星巴克”商标。本院注意到,200381日《解放日报》曾报道,上海星巴克总经理茆先生在接受该报采访时承认,因觉得美国星巴克公司开了4,000多家店、“星巴克”牌子好,为此在上海对“星巴克”进行了抢注。可见,被告登记其企业名称前已知晓“STARBUCKS”或“星巴克”商标。然而,本院庭审中,上海星巴克对其企业名称的注册却作了另外的解释:该公司董事长庄莉芝观看了影片《狮子王》后,非常喜爱影片中的主人公辛巴,并对辛巴坐在繁星密布的夜空下的景象印象深刻,就此萌生创意,遂将“辛巴”改为“星巴”,兼之考虑到做生意要克制对手,故加“克”字组合成“星巴克”文字。被告的创意解释显然十分牵强,难以令人相信被告对“星巴克”文字的使用只是出于创意上的巧合,同时也与其先前自认“抢注”的陈述产生矛盾,故应认定上海星巴克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具有主观恶意。

  综上所述,无论是“星巴克”文字的使用还是相关权利的取得,星源公司均早于上海星巴克。上海星巴克明知其对“星巴克”文字不享有合法民事权益,却将与星源公司“星巴克”商标相同的“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并在其分支机构上海星巴克分公司的企业名称中使用,该行为属于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项规定的“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的行为,违背了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侵犯了星源公司“STARBUCKS”、“星巴克”驰名商标(均为第42)专用权。

  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被告系经营咖啡馆,提供咖啡服务经营的企业,与原告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上海星巴克登记的“星巴克”字号是其企业名称中的核心部分,与星源公司享有的并许可统一星巴克使用的“星巴克”商标在文字上完全相同,其登记行为具有明显恶意,并已造成相关公众对商标注册人与企业名称所有人的误认或者误解,这既包括对服务来源的混淆,也包括对原、被告之间具有关联关系的混淆,构成对星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上海星巴克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各类中、英文文字及图形标识的行为

  原告主张,被告在经营活动中使用的“星巴克”、“Starbuck”以及咖啡杯图案等各类标识,与原告“星巴克”、“STARBUCKS”以及“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相同或类似,被告的上述行为也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被告则辩称其在经营活动中未突出使用“星巴克”文字,对相关文字、图形标识的使用均系合理合法使用,故不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本案中,被告在其经营活动中使用了以下各类标识:1.“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文字及三颗五角星的绿色圆形图形标识、2.“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文字标识、3.“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文字及两颗五角星的绿色圆形图形标识、4.“星巴克咖啡馆”文字标识、5.“星巴克特色咖啡Starbuck Coffee”文字标识、6.“星巴克特色”文字标识。

  本院认为:首先,上述6类标识中均有“星巴克”文字,被告或将该文字作为字号包含于上海星巴克企业名称或企业名称简称中使用,或与商品通用名称等结合使用。根据本院前述认定,上海星巴克将“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构成商标侵权,因此被告在其经营活动中使用各类含有“星巴克”字号的标识同样不具有合法根据。

  其次,经将被告标识5中的“Starbuck”英文文字与原告“STARBUCKS”商标的文字比较,“Starbuck”字母组合少一个字母“s”,大小写方式上也有区别。两者在其他字母的排列上则完全一致,读音也十分近似。由于“Starbuck”属于标识5的核心部分,考虑到原告“STARBUCKS”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因素,应认定包含“Starbuck”英文文字的标识5构成对“STARBUCKS”商标的近似。

  第三,经将被告标识3(原、被告称为“咖啡杯图案”)与“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原、被告称为“美人鱼商标”)进行比较,两者相同的部分是:两个标识均有两个圆环,大圆环套小圆环;两个标识均以绿色为基本色调;两标识均有两只五角星,并都对称处于两环之间的中间部位。两者不同的部分是:商标标识中,内环中为美人鱼图案,被告标识的内环中则为咖啡杯图案;商标标识中,两环之间的上部排列有“STARBUCKS”文字,下部为空白,而被告标识在相同部位则是“上海星巴克”文字,下部为“咖啡馆”文字。各要素组合后,整体结构亦相类似。经隔离观察,同时考虑“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因素,应认定被告标识3构成对“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的近似。

  综上,上海星巴克和上海星巴克分公司在其经营活动中使用含有与星源公司“星巴克”商标相同的各类标识,并使用与星源公司“STARBUCKS”商标、“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近似的标识,共同侵犯了星源公司享有的“STARBUCKS”、“星巴克”驰名商标(均为第42)专用权、“STARBUCKS”商标、“星巴克”商标(均为第30)专用权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3042)专用权,以及统一星巴克的商标使用权,属于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项规定的“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其行为同时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上海星巴克和上海星巴克分公司依法应共同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五、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

  我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原告诉称,其所主张的赔偿数额共计人民币106万元。其中,关于经济损失部分,根据对被告三年来经营状况的分析,被告三年中的利润为人民币272万余元,但原告只主张其中的50万元;关于合理开支和律师费部分,原告主张律师费人民币48.8万元、公证费人民币2万元、翻译费人民币5.2万元,共计56万元。关于律师费,原告与律师事务所约定以计时方式支付,按每小时人民币3,000元计算。被告辩称,原告自己计算得出的被告利润数额缺乏依据,不予认可。被告对公证费用、律师费的收取方式均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代理律师将过多时间放在与本案无关的驰名商标证据的取证上。

  本院认为:原告系以被告侵权所获得的利润为基础请求赔偿其经济损失的,利润金额是基于经公证的、对被告客流量的统计计算得出的,计算时虽考虑了被告利润形成的部分因素,但整体上仍有欠客观合理,故本院对由此计算得出的利润金额不予采纳。对于原告主张的合理的律师费、公证费和翻译费等,应予支持;对原告主张的律师费,本院将根据本案纠纷的实际情况,确定属于合理开支范围的律师费数额。由于两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和两原告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本院依法酌情确定赔偿数额。本案中被告实施了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两种侵权行为中有部分行为竞合。对于竞合部分,在确定赔偿数额时不能重复计算。本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将考虑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原告商标的知名度和声誉、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为在合理范围内消除因被告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影响,被告应在本院指定的《新民晚报》上刊登声明,就其实施的侵权行为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原告要求在两家报刊上均刊登声明的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原告没收和销毁两被告现有的侵权物品的诉讼请求,因不属于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应另行处理。

  综上所述,上海星巴克将与星源公司“星巴克”驰名商标相同的“星巴克”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并在其分支机构上海星巴克分公司的企业名称中使用的行为,侵犯了星源公司享有的“STARBUCKS”、“星巴克”驰名商标(均为第42)专用权,同时构成对星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被告在经营活动中使用含有与星源公司“星巴克”商标相同的“星巴克”文字的各类标识,以及使用与星源公司“STARBUCKS”商标、“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近似的标识,侵犯了星源公司享有的“STARBUCKS”、“星巴克”驰名商标(均为第42)专用权,“STARBUCKS”商标、“星巴克”商标(均为第30)专用权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3042)专用权以及统一星巴克的商标使用权,同时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项、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二款、第二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一、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第三十四条第三款、第三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停止侵犯原告星源公司享有的“STARBUCKS”、“星巴克”驰名商标(均为第42)专用权;停止侵犯原告星源公司享有的“STARBUCKS”商标、“星巴克”商标和“STARBUCKS”文字及图形商标专用权;停止侵犯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商标使用权。

  二、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停止对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星巴克”文字。

  四、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00元。

  五、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新民晚报》上刊登声明,向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内容需经本院审核)

  六、对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310元,由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4,044元,由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负担人民币11,266元;财产保全申请费人民币5,820元,由原告星源公司、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537元,由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负担人民币4,283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星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30日内,原告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星巴克咖啡馆有限公司南京路分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吕国强

        李国泉

代理审判员     

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韩天岚

        李晶晶